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、天马行空地授业传道

面对最真实的你自己

第一部当女主角的话剧,是《有多少爱可以胡来》

当时这出话剧的结局是,女主最后选择了“将就”,她说:“和谁过,不是过呢?”

虽然很多人表示,我演得太感人,他们都哭了。

但是,那时候的我其实茫然无知,我对爱情还只是刚刚开始憧憬,

觉得结局太荒谬,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?怎么婚姻就可以将就?

十年过去了。

发现身边越来越多的人,最后都嫁给了生活,而不是爱情;也发现很多男生是这么描述自己娶到的妻子:“反正就是帮我生个孩子呗。我赚钱,她花。至于爱情有多少,都是过日子。”

五年前,我可能会说:“他们好悲哀”。但现在的我,不会用“悲哀”去形容这样的选择。我明白了,婚姻和爱情本来就两码事。

婚姻很容易。本质来说,就是契约关系——大部分人的选择应该是处于他们当下里的“最优选择”了,结合资产、职业、家室,门当户对、一拍即合,就可以“搭帮过日子”了。

爱情不容易。它要脱掉世俗的外衣、它要脱掉生存的内衣,它要你直面最潜在、深层、真实的欲望,而这种欲望还不是动物性的欲望,是作为人,有大脑皮层和心电感应相结合下的真实情感。

太难了。

一位北京妹子,借着她来上海看一明星见面会(不得不说,粉丝经济不能小瞧),约我下周见面。在看得头痛欲裂的合同书里,这位妹子的故事,让我又想写点东西。

她结婚了,和不爱的人,而且是一位gay。而她,也是双性恋,在第一次和异性恋爱多年失败后,遇到了现在的真爱,一个姑娘。但因为迫于家庭压力,她找了一位gay,假装结婚了,领证了。然后各自,与自己爱的人生活在一起。

由她,我知道了另外一位和把我们牵线搭在一起的妹子,她在N年前也结婚了。但我直到多年后才知道,这位妹子曾经很喜欢我,无奈我不是弯弯~~最终,她也嫁给了不喜欢的人,只为了不让家人担心。

我不知道,与一个不爱的人结婚,对自己的压力有多大;但对另一位无辜的人的伤害,却是很大的。

我不由自主想到了我的前任,最终我们分开,似乎正是因为他喜欢的是男人。但,明知自己不喜欢女人,却为了应付家人,伤害另一个人,这样道德吗?不过,也感谢,最终他有勇气,提出了分手。而我也最终认清楚,自己面对的那份感情根本不是爱情,只是感恩。

我一直觉得,一个人要怎么自由自在都可以,但前提不能伤害其他人。

北京妹子做得很好,至少另外一半也是同性取向的人。

过去的自己,因为从小严格的礼教以及传统的观念,从来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,面对喜欢的人永远是沉默——被动,最终导致了成为受害者;被动,最终遮住了双眼连自己爱的是什么都不知道;被动,最终蹉跎了光阴和年华。

幸运的是,看到身边有人开始勇敢挣脱社会“道德”标准的束缚,去面对真实的自己;幸运的是,我也开始渐渐知道,对于一个人的喜欢,至少首先,身体会告诉你,这个男人是你愿意亲近的人;而不是灵魂告诉你,你们之间有聊不完的话题,或者你觉得你欠他。

首先是身体的某些细胞,能够因为对方,被唤醒;在此基础上是灵魂的共鸣,才能升华为“爱情”。

虽然,因为最近太忙了,我没法和这位北京妹子见面。但期待,下次有机会,能够在北京遇见,聊聊过去、聊聊现在、聊聊未来。

虽然她已是资深编辑,可是她告诉我,她现在想玩设计,市面上的东西设计得太难看了。

Why not?我鼓励她,也鼓励我自己。

但她说,无从下手。

因为不能和她见面,就给她支招了如何起步的点子~

没想到她非常同意!感叹学经济学果然不一样(事实上,我是经济学和社会学的交叉学科啦)。

我只回复:“像追求爱情一样去追求你的兴趣吧~等你好消息。”

恩恩

做真实的你自己。

做你想要的你自己。



2016-08-05
 
评论
© 铃儿响叮丹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