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、天马行空地授业传道

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可能有时就差一个脑回路



晚上回去的路上,总会时不时地遇到一些懒猫,趴在那,懒洋洋地看着人一个个从它们身边走过;

怎么都黑不透的天,星星(也许是卫星?)们闪得还挺耀眼。


早上在食堂吃饭,想起很久没有临幸的朋友圈,于是打开,刷了没几刷,看到得都是昨夜失眠的人——所以,现在是连失眠都组团吗?怎么那么多人失眠?偏偏我昨晚睡得很好~助睡眠的药有效果。

假期里,人来人往最多的是游客,有全国各地来的,有世界各地来的。清晨,大部分都是组团参观“著名学府”的中学生,今天的食堂一大早就被一批海峡对岸的台湾同胞们包下了。

不过,食堂挺脏的、楼梯处还不知哪个倒霉鬼踩到一坨屎,然后他走过的一路,都是屎印——很好,即使那么多访客,我旦校园依然以它最自然的暑期状态存在着,没有全开的食堂窗口,以及正在为18号地铁兴建开始破土动工到处是东一挖、西一挖。。。。


闲扯这么多。其实每次我经过这些朝气蓬勃的高中生访问团,我内心都在想,他们的心里在想什么?

于是就想起我自己,小学四年级作为艺术团去福州表演,和鼓楼区的小朋友们相处一个礼拜,那时候我是什么心境?好可惜,几乎忘记了。只记得第一次一个人离家一周,我给爸妈弟弟妹妹都带了礼物,而我给自己的礼物是一个放在书桌台前的石头,上面写着四个字——天道酬勤。

从此,有客人来访,老妈好似新闻联播每期都必然前五分钟是国家领导人动态一样,一定先把我的“优秀成绩”夸一通,顺便指着我的书桌说,“你看,这么小年纪就知道勤奋。别人出去旅游买吃的、买玩的、买穿的,她只给自己买了一个励志铭。”


你从小读什么书,你后来就成为什么样性格的人。

小时候,我就是看不懂武侠、看不懂言情、也看不懂那些文绉绉的安妮宝贝类的文青书籍,一看这类我立马睡着。相反,至今都难以理解,小学三年级我已经在偷偷啃《红楼梦》原著、看《牛虻》和《丑陋的中国人》——必须说,父母的书架很重要,我在他们的书架里翻到的几乎都是这样的书,以及《三国志》《红楼梦》《东周十六国》小人书。导致开始固定给自己买期刊,除了《郑渊洁童话》,我居然每期都会买《环球时报》和《南方周末》。。。而世界名著几乎在初二之前就被我一网打尽、挨个不拉全看过了。。。当然,作为双子,很分裂地是,我还会买很多《安徒生童话》、《北欧童话》《十万个为什么》……

你读什么书,就成为什么样的人——所以,因为太懂事,太不会zuo,至今也没有个男人敢承受我这样没有“情趣”的女人~


言归正传,这两天,第一个带我走入微博世界的某小伙伴的发帖内容,着实让我不爽。

认识他,是我十年前在中欧商业评论实习,他是这本商业杂志的编辑之一,同时是负责带我的老师。

那时候对他的印象是,高大憨厚,工作干劲十足,有想法、有能力。

但我实习了三个月后就因为学业繁重中止了。

唯一承接的工作就是一个版块的国外新论文的摘选。我每期弄好就会发送给他。

依稀记得,后来我就被告知邮件发给另外一位老师。再后来,听说他被中欧商业评论辞退了。

原因是,思想极右。

于是我赶紧去他的微博上看,发现他的微博言论里充斥着各种对国家、政府的不满意,其实很多时候我个人认为观念是非常偏激、毫无逻辑而已。

还经常说一些我已经听不懂的用语,当然偶尔还有他那群人中某些人突然“消失”了,他就会发文骂ZF无良,以及担心自己有一天也会进去~等等。

负能量太多,加上我这人一般不会主动去看好友的SNS内容(对!我就是喜欢发我自己的东西,但不喜欢看别人写的东西的“乐于分享、但又不八卦”的人~~除非偶尔它突然跳到我眼帘,我就稍微看看)。但好死不死,这位我的前辈这两天的无脑贴让我不爽的是,因为杨洋。这件事更表明了他的很多观点并不是中立的,而是有意的“筛选”对于自己观点立场一致的东西。可恶的是,现在网络就是这样,你言论独特,你粉丝就众多。他的微博居然还有十几万粉丝!也就是,他的观点会误导多少人!

过去,他怎么说话,我也无所谓。毕竟又是第一个介绍我微博的人,删了他会有些淡淡忧伤;但这几年,我觉得,志不同不相为谋,认为不是自己一个世界的人。


你读了什么书,你就成为了什么样的人。而且,随着年龄增长,这样的世界观的沉积,是很难抹去的,只会加深。

有时候,我们常常说,我和你之间的距离,隔着十万八千里,或者隔着一条地铁,或者隔着一颗心。

恩,更多时候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可能就是一个脑回路的问题。如果三观一致,远在大洋彼岸,依然聊得畅快淋漓;如果三观不同,即使并排坐,即使同床,也是异梦。



2016-08-12
 
评论
© 铃儿响叮丹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