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、天马行空地授业传道

针对朋友圈各种转发的关于限制外地人开网约车的规定,我来说两个前段时间打车顺便“访谈”出租车司机的小故事(不过记性不好,有些数据细节可能有出入):

上海老师傅,属强生出租车公司。他每天要向强生缴纳300元租车费,一个月就是9000,一年就超过十万,合同每年一签。他说:“我从公司借这个车,包括油费、清洁费、保养费都是自己出,成本很大。现在还有滴滴和我们抢生意。做不下去。”他告诉我,现在传统的出租车公司停车场里很多出租车,没人开了。大家都去开专车了。

山西籍外地年轻司机,在上海打工愈十年,之前做酒店保安,月薪五千左右。因为他哥哥早半年做了专车,发现很赚钱,也把这“好事”介绍给了弟弟。于是他也辞掉了保安工作,东挪西凑了十万,从滴滴公司买断一辆帕萨特和以AM开头的沪牌照的三年使用权,这三年他可以自己用,也可以出去拉乘客,三年后车归自己,沪牌交还。每完成一份订单,滴滴公司抽成。据说,几个月前还能月入近两万,但暑期新规以及滴滴和优步合并,这两个月纯收入也就剩4500-6000了。小伙没有赶上好时机,开了两个多月,赚的与之前保安收入差不多,当然他说:“时间自由,车子使用权也是自己,所以尽管有心理落差,但还是觉得比做保安工作好。而且坐专车的乘客,多数素质高,可以聊天学东西。”

如今,我不知道,这个新规出来后,当时载我的这位山西籍小伙现在如何了,而那位本地上海老师傅的生意是否多了,抱怨少了?

一声叹息。

2016-10-10
 
评论
© 铃儿响叮丹 | Powered by LOFTER